【如同悲傷被下載了兩次】這乍看如此長又滿是詩意的專輯名語歌名,記性不太好的我,還想說能不能記起來,一字不漏地打出來,抑或姑且「複製」、「貼上」這10字。

這讓我想起陳珊妮於1995年發行的這首約1000字的歌--【乘噴射機離去】,此原為夏宇之詩,陳珊妮以詩入歌,而唱之。怎麼記得住這麼多字的歌詞呢?記得陳珊妮是這樣解釋的,這不是背,它是一首詩歌,在演出時很自然就能唱出來。

對我來說,這是一種記憶轉載變體的模式。

******

如果說,之前陳珊妮專輯作品,像赤腳在舊皮革沙發上走動,每個步伐或淺或深地陷入,時而平整、時而斑駁裂開的粗糙皮革。那麼這張新專輯,就像是赤腳走在在有一絲陽光溫度的木棧道上,如歌的行板。

這其中的關鍵,我想應該是作詞人非陳珊妮所致吧!

雖整體少了點以往曖昧黯沉的情緒,但這以歌入詩的實驗計畫,是挺有趣的。作詞人有導演、專欄作家、小說家、詩人、設計師、評論人等,而造就多樣態敘事風格。儘管如此,在作曲、編曲與製作皆為陳珊妮的先決情況下,仍容易聽出編曲與作曲中,熟悉的「陳珊妮風格」元素,如輕電子與 Trip-hop 。

*****

英國極簡建築師 John Pawson 曾提及:「簡樸的觀念是許多文化共用的、一再重覆的理想,它們都在尋找一種生活方式,免於過度擁有不必要的負擔......體會物體存在的本質,而不被瑣事分心。

在研究、翻拆【如同悲傷被下載了兩次】實體專輯時,滿眼簡約的幾何形體,與散落的「物理粒子」。設計上,嘗試在黑白兩色間及材料壓痕中,尋找更廣的視野與視覺印象可能。

這極簡設計風格的專輯,就像一本精巧的,得以歌入詩的現代詩選。

******

後記:這陣子在整理這廢文區,以前所發的廢文中,亂七八糟的的字型、排版格式。雖然早年實質內容真的自嗨與雜亂到不忍直視,但這就是生活紀錄。畢竟,之所以能斷斷續續地發了六年廢文,目的便是把小小腦子裡的東西,找個地方儲存,維持一定閒置容量,能裝些新東西。以至於一些事情總記地模模糊糊,但這些事就是躲在各種文字紀錄中,尚未提取罷了。

或許我的記性可能比想像中好。不過,有些非用紙筆就能記載的事,需要程式碼紀錄,轉換,提取下載。在上傳與下載的過程中,都是記憶探索的實驗者,如同悲傷被下載兩次的可能。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最後,堅持一定要亂入的東西:

正體中文的方塊型文字,對西方近代藝術家,尤其崇尚原子力學、物理學、極簡風格者,應該有滿滿的吸引力啊!

圖象方塊化呈現的作品,如達利晚年的

the-disintegration-of-the-persistence-of-memory.jpg 
[連續記憶的分裂] (The Disintegration of the Persistence of Memory), 1954, 24.5 x 33cm 


 圖片 1.png 
莊普 [The Treasure of Silence], 2014, 72.5 x 91 cm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arenlin7912 的頭像
karenlin7912

沒有什麼

karenlin79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