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聽到蔡主席演講真是榮幸阿,回家跟老木說,老木還一直問我蔡主席到底說了什麼,老豆倒是揶揄地說了無關緊要的話。

Um...一開始我還以為是很政治性,要訓練「領袖」的課程內容,結果蔡主席是從學習法律的經過和經驗,和我們分享年輕人要如何在這充滿競爭的世代生活,聽她慢慢地說很忠肯的話,用熟悉的字彙(法律之類的)說明,聽她學習的經驗,聽她分析未來的趨勢,很扎實又頗激勵人心的一個演講。

 

電腦幫你做好的工作,那剩下的工作,你的競爭力在哪?

在蔡主席到美國讀研究所時, 還沒有 LEXIS 和 WESTLAW 能用,花了半天找、印CASE,花了超過一天看 CASE ,寫 SUMMARY ;反倒是今天,我們這代學生,有線上資料庫能用,查 CASE 打 CITATION 或 PARTY NAME 就行了,還有現成的 SUMMARY 能看,準備英美法還真是省事有精確多了。所以蔡主席才會說,我們這代學生的競爭力在哪?既然電腦都做了60% 的工作。

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問題的答案是什麼,畢竟我還在享受有電子資料庫的階段,還不到想要突破它的境界(汗顏)。 剩下的工作阿,是歸納出原理原則嗎?

 

每件事都因為經濟自由而導致全球競爭。

畢竟蔡主席是學經濟法的,討論議題都是從經濟學出發。從根本的經濟自由討論到全球競爭,也就是說,經濟自由是趨勢,在各地能順通互通有無時,競爭便產生了,這是必然的結果。說的殘忍些,在無任何管制下,就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交易模式。而我們身處在此競爭強烈的環境下,有什麼能做的事?要如何增進自己的競爭力?

 

學生應積極參與社會的事,參與改變的潮流,實現社會整體理想性,因為學生無負擔、無約束。

這是蔡主席很關心也很希望我們能去做的事--參與社會、關心社會。我們這些年輕人,才是推動社會改變主力。

從一開始的野百合、反漲學費、大埔農民、白玫瑰、野草莓、文林苑、光華社區、媒體巨獸、反核.......這些議題,大多都是學生和NGO開始的,雖說有些社會運動都後來無疾而終或甚至變質,但這些都是台灣社會學習包容、爭取權利的機會。年紀越大的人,越身陷利害衝突中(遊行中無薪水養家、個人利益與本案相牽涉...),越無法做出真正對社會有利的決定,所以,蔡主席才說,這是學生應該去做的事,因為我們大多不用養家、無利害衝突。

 

台灣是個保守的社會,大多數的人民都不敢把心裡的想法實現、表達(ex:上街頭抗議遊行),而將付諸實現的希望加諸於政黨身上。由政黨去承擔社會認同進步的價值,然由政黨承擔,必有流弊。因此該模式應被「社會力」的參與所取代。(ex:反媒體壟斷)

蔡主席舉之前民進黨做的問卷為例,幾乎每個人對社會都不滿,但幾乎沒有人願意上街頭抗議。所以人們才會把改變社會的希望放在政黨上,雖知一定有弊、亂開空頭支票,但還是把這些期望施加於政黨上,不論是執政黨或在野黨。所以,人民應該自己去做改變,參與社會進步。

 

蔡主席突然說:「你看像我這種人,都會被說是『暴力小英』,就知道這社會有多保守。」(無奈)


之前參與不少 NGO 的活動和講座,都很清楚,每次要遊行要抗議都找不到人,萬人響應無人參與。說是要上班、有事、要養家......到最後就到處拉人湊15個上街。雖然台灣表面看起來很開放、言論很自由,但大部分的人也只願意在八卦板或奇摩新聞上喊喊話、酸人,卻不願意付諸行動。想說,一定會有人去做的啦.....不管是誰都好,是某政黨、某立委、某NGO....而他們這些人有作為後,另一波的風雨又來了。另一方面來說,政府機關對集會遊行的申請程序有問題(在核可前就要先把場地借好)、警察機關對集會遊行實行中的管制滿是疑義......這些阻礙,真的只能靠腦袋清楚的人,敢於表達的人去實現了。

但現在看來,社會大眾對社會議題真的比五年前關心很多,也願意為自己、他人或後代的權利努力了,只能希望我們繼續努力。

 

年輕人要做怎樣的年輕人?

演講接近尾聲,蔡主席分享了三點,我們這些年輕人要做的事,很重要的事。

1.勇敢。在競爭越來越強的世代,我們必須勇敢地在 "sea of the unknow" 上航行。不管是對學習、對就業、對人際關係、對社會議題.....都必須勇敢面對。

2.具備足夠的能力去面對挑戰。「基本技能」包括,讀好書(這是學生的本份啊!)、溝通表達能力(要讓別人聽懂你在說些什麼)、跨文化能力(談判時較占優勢)、跨領域能力(對他領域有一定的了解,好與他人合作,例如蔡主席學的經濟與法律)、語言能力(學語言應該是連文化、邏輯、態度都要一起學)。

蔡主席在說明學習語言時,舉了一個美國讀書時受到的衝擊例子。一開學,老師要大家交一份自我介紹,蔡主席就很認真寫好,並確認文法與拼字無任何錯誤就交了,但老師收到後,跟他說:「這不是英文。你只是把它翻譯成英文而已。」所以蔡主席才會很強調,我們在學習語言時,必須連同那個國家的文化、邏輯、態度一起學,而不是學習「翻譯」。這讓我回想到之前Dr.黃在口說和寫作上很斤斤計較的 "Think in English" 。這真的很難(嘆),每次發作文幾乎整張紙都是紅的,一個人的作文可以檢討一小時或更久,很少再討論文法與拼字,都是在修「更道地的用法」,每次都被說:「文法都對,但沒有人這樣說.....」不然就是單字用得不精確,明明中文翻譯的結果都一樣,但各單字卻有程度或意義上的差別........

3.態度。我們要有 rebellion, challenging 的態度對面每件事,但絕非一昧的反對,而是應充新思考議題,做一個「有知識的判斷者」。

「有知識的判斷」真的是大家很欠缺的技能,不管是大人、學生、小朋友。在奇摩新聞留言區觀察的結果,越有依據判斷的言論,有迴響地越少,一方面是往往字很多不想看、不然就是不夠 ㄙㄚˋ 氣。「這種人去死好!」「垃圾一個!」......都是最多按讚最多人支持的留言。至於八卦板,有時候會出現難得厲害的文章,但影響力總不比酸文來的大,而酸文到後來,主題都被推文歪了,或是無腦推文才是重點。說實在,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(攤手)。相信每個留言的人都有其專業領域,如果能依其所學,說些有根據的話,不是單純為筆戰而戰,進行討論,或許會有進展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 

最後最後,蔡主席分享了一個她在台大某次的期末考小故事--求生的本事      (完全明白主席您在說什麼啊!)

期末考應考科目是法理學,嗯,只有神人才懂那是蝦毀。因為當年台大法的老師,有從大陸逃難來的,講沒人聽得懂的各地口音上課;有受日本教育的,中文不太好,常上課上到一半突然不知道該怎麼用中文表達出概念,就停住了....(所以說我們現在真好命)。所以同學們為了不被當,只能自己想辦法了。回到法理學,是一門很神祕的科目,即使老師說標準國語也無法理解那在幹嘛,所以大家也一樣自己想辦法了....就在該科期末考(被當就延畢)收考卷時,蔡主席的同學突然拍了她的肩膀說:「我終於報仇了!」蔡主席本以為那位同學每題都會寫很有把握,姐果那位同學:「我整張考卷都不知道在自己在說什麼!齁齁!」最後,全班都過了。所以說阿,萬事只能靠自己。

雖然我們很少老師說奇怪的方言,但還是一樣會聽不懂老師在供蝦毀,一樣為了考試,到處找資料、找同學、問老師(很少XDD),想盡辦法準備考試,後來也真的順利過了(一樣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....真是辛苦老師了.....)每次這時候真想抱住老師的大腿哭(擦眼淚)。

或許我應該感謝有這磨練的機會,有電線接不上的問題(笑)。

當我們無法被教懂或聽懂時,那就殺出一條血路,讓老師讓你過。磨鍊沒被教導,有辦法自己學習的能力。

 謝謝蔡主席(鞠躬)

 

東吳大學是我回台後第一個任教的學校。當著這些即將面對未來嚴峻挑戰的莘莘學子們,我期望他們要勇敢站出來,參與社會公共事務,捍衛自己的價值,爭取自身的權益,而非由別人替你決定未來。反媒體壟斷如此,核四停建也是如此。   by 蔡英文@FB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arenlin7912 的頭像
karenlin7912

沒有什麼

karenlin79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